安全律師看危險化學品經營企業風險控制

來源:朱靜亮 律師日期:2019-05-24

近年來,危險化學品企業事故屢有發生,而且發生的規模之大,損害之嚴重,無不聳人聽聞。

雖然筆者在從事律師執業前,曾在跨國危險化學品公司擔任了多年的注冊安全工程師,但在日常為危險化學品企業提供安全法律服務的過程中,仍然感覺如履薄冰!不僅是因為在目前政府“綠色發展”的大背景下,國家對于企業安全生產的重視程度前所未有,更是因為我們任何一個錯誤的建議都有可能導致安全事故的發生,從而致使企業責任人承受牢獄之災!

在我們所多年為企業提供安全法律服務的過程中,經常可以聽到企業負責人抱怨發生安全事故的原因是“時運不濟”。這種觀點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所有看似偶然的安全事故背后都隱藏著必然!根據美國安全工程師Heinrich提出的安全金字塔法則,安全生產事故的比例分布呈金字塔狀的,即在1個死亡背后,有29起重傷害事故,也必然有300起輕傷害事故背后,以及30000起不安全行為和不安全狀態存在。所以,安全事故的發生,都是由企業現場存在安全風險導致的。如果企業僅以“運氣”作為托辭,不真正地履行企業的安全職責,控制安全風險,必然會導致事故的不斷發生。

結合筆者的經驗,筆者將日常為危化品企業服務中發現的問題,熔煉為三宗罪。通過對這“三宗罪”的內容及順序進行解讀,我們可以從政府及企業兩個角度分析危險化學品企業如何做好風險控制:

第一宗“罪”:未取得政府審批

一般來說,第一宗罪是政府部門最忌諱的安全風險。對于無證經營的危化品企業而言,雖然前期政府無法對其進行監管,但是一旦發生事故,政府不僅在事故調查階段會對企業進行更為嚴格的調查,在責任認定階段也會賦予企業更為嚴厲的行政甚至是刑事責任!

在我們日常為企業提供安全合規服務的過程中,最首要的便是要求企業取得經營所需的政府相關資質。這不僅是企業合法經營的前提,一旦出現事故,這也是幫助企業涉事人員減輕甚至是免于承擔責任的保障之一!筆者曾經處理過的一起死亡14人的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就是以企業做好了資質審查工作為由幫助企業負責人免于承擔刑事責任,由此可見企業做好政府資質合規的重要性!

以危險化學品企業合規經營為例,我們曾經做過統計,大概需要經過十多個部門的審批手續。現在政府雖然減少了很多審批手續,要求企業自行完成,但是同樣,未完成的監督責任也就由政府轉移到了企業身上。但對于政府來說,確保危化品企業納入政府監管這樣確實是保證企業生產安全的前提。

根據筆者為危化品企業辦理政府審批的過程中,風險最大的是發生如下三類情況:1、未批先建;2、通過欺騙手段取得審批;3、未辦理重大危險源備案。以下將一一進行詳述:

未批先建

這也是我們在為企業服務過程中,碰到最為棘手的情形。企業新建的自主項目比較少存在此類問題,但在進行配套項目或者是二期項目建設時,就經常會碰到此類問題。由于主項目已取得證照,所以企業較易疏于辦理配套或者是二期項目的資質。往往是項目開始建設,甚至是完畢后,才突然想起要辦理的手續。這樣就會遇到那些看似簡單,但實風險極大的問題:

園區規劃問題:根據國家安監總局第64號令《化工(危險化學品)企業保障生產安全十條規定》及其相關解釋規定,新建化工項目必須進入化工園區。如果企業在選址階段未與國土、規劃部門進行溝通,在日后項目經營時就可能會被政府要求取消項目并罰款。

筆者曾經在江西某項目就碰到過類似的情況。當時企業的商務部門在未經調查的情況下,就匆匆與客戶簽訂了項目協議,要求項目上馬,等項目建設完成時,才要求我們幫助辦理證照時。經我們調查發現此地非屬于化工園區。此時企業不僅面臨政府行政處罰,還將賠償因項目辦理造成客戶的違約損失,可謂得不償失!

違規評價問題:因為企業已著手項目建設,所以一旦項目存在不符合國家標準,特別是安全防護間距方面的問題,就很難改正。通常企業很少會按照評價機構的要求重建。而作為評價機構,因為收取了企業的服務費用,通常就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企業通過驗收,這樣無形之中就已經埋下了極大的事故隱患。

通過欺騙手段取得審批

此處“欺騙手段”,非指用行賄等犯罪手段取得政府審批,而是指企業在評價機構進行現場評審時或是政府來現場進行驗收時,采取對現場某些危險源進行掩飾(如通過清理、標示、鎖門等方式暫時將危險品倉庫“變為普通倉庫或者是雜物房)的手段,暫時通過審批,之后再將現場恢復原貌。

因為評價機構的評價報告或者政府的現場驗收等于是對于政府的一項安全承諾。一旦通過欺騙手段通過了驗收,等于毀壞了前述承諾,那么結果就是“政府很生氣,后果很嚴重”。所以與其通過欺騙手段暫時取得政府審批,還不如通過優化現場經營模式的方式真正完成對政府的承諾。

未按要求進行重大危險源登記備案

重大危險源是指企業長期地或臨時地生產、搬運、使用或儲存危險物品,且危險物品的數量等于或超過臨界量的單元。通俗地講,就是企業現場存放的危險性的物品量已經大到政府都覺得擔心的程度,所以企業需要采取保護措施,并時刻向政府報告,讓政府放心。危險化學品企業本來就存在較大的安全風險,現場再存放重大危險源的話,風險就將數以倍計地增加,如果不按照《危險化學品安全管理條例》、《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監督管理暫行規定》等相關工作做好管理備案工作,政府怎能放心讓企業經營。

有關涉及到易制毒易制爆的危險化學品,筆者曾經有過安全管理的經驗,所以多說幾句。筆者公司對此采用了遠遠超過了前述規定中所要求的安全措施,比如采取“五雙“管理制度;入口設置全天記錄的CCTV系統;現場設置大量的氣體探頭及噴淋裝置;使用專門工具進行粉碎。因為我們知道,只要任何一點點的疏忽,它就會帶來讓公司及社會完全無法估量的后果!

第二宗“罪”:現場違規作業

現場違規作業是事故報告中僅次于無證經營的第二類問題,同樣也是政府較為頭疼的問題。企業取得的政府審批僅代表在取證這個時間點之前是風險可控的。一旦在取證后違規操作,同樣可能產生極大的危害。

國家從安全、環保、職業衛生、特種設備、消防等各個方面對于危化品企業的經營制定了法律法規及標準。其中法律法規通常是告訴企業應否做,而國家及行業標準會告訴企業怎么做。只有在經營時完全遵守前述法律法規標準,才能夠最大限度的避免事故的發生。

危險化學品企業經營的法律邏輯,通常是根據“消滅危險源減弱危險能量減低事故發生可能防止事故擴大”的順序來制定的。以港口危險化學品管理為例,《港口危險貨物安全管理規定》、《GB11602集裝箱港口裝卸作業安全規程》、《JT397危險貨物集裝箱港口作業規定》等規定,就是根據前述順序進行安排的:

消滅危險源。對于易爆炸類危險貨物應實行直裝直取,不允許在現場堆放。

減弱危險能量:對于危險貨物規定最大儲量。

減低事故發生可能:現場需使用防爆叉車等等,防止火花產生。

防止事故擴大:不允許不同類別的危險貨物混存。

然而很多發生事故的公司卻完全無視了前述規定,不僅違規超量存放危化品,還將引火源、氧化劑以及受熱分解的劇毒化學品混存。一旦發生事故,引火源導致火災發生,氧化劑會加速燃燒,還會導致現場劇毒品受熱分解,釋放劇毒物質,導致事故災害結果的擴大。

所以,在危化品經營現場違法違規作業是危險化學品企業的第二宗罪。只有嚴格遵守國家有關危險化學品作業的規定,才有可能防止事故的發生。

第三宗“罪”:人員培訓缺失

做好人員培訓是事故的最后一道防線。就危險化學品企業而言,歸根到底還是由人來管理作業的,如果人員沒有安全管理意識,不僅不能防止事故的發生,還會導致事故的擴大。

很多事故調查報告均指出操作員工培訓的缺失,不僅在作業時野蠻操作,導致物品外包裝損壞,易燃易爆物品自燃,還在發生事故后未及時通知,導致周邊員工未及時撤離,導致人員傷亡情況加重。

危險化學品公司人員培訓主要分為三塊:1、普通作業人員日常安全培訓;2、特種作業人員資質培訓;3、應急預案的演練培訓。以下進行一一討論:

普通作業人員日常安全培訓

根據《生產經營單位安全培訓規定》,危險化學品企業員工應在上崗前接受廠(礦)、車間(工段、區、隊)、班組三級安全培訓教育,時間不少于72小時,每年再培訓時間不少于20小時。培訓內容應該包括但不限于崗位安全、崗位化學品物料說明書、個人防護裝置知識等等。只有真正地讓員工學習正確地作業方式,才能夠防止之前的違規操作的情形出現,從而防止事故發生。

特種作業人員培訓

根據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以及質量檢驗總局出臺的相關規定,操作現場如叉車作業,高處作業、起重機作業及危險化學品企業安全作業等崗位,都應該由經過培訓,由具有資質的員工進行操作。因為這些崗位的安全風險較普通崗位大,所以國家對于上述崗位的員工都組織專門培訓,要求經過考核后持證上崗。上海翁牌冷藏實業有限公司“8·31”重大氨泄漏事故就是由于特種作業人員無證上崗引起的慘劇。對于該類特殊崗位,企業更應該給予重視。

應急預案演練培訓

根據尚未生效《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條例》,危化品企業應針對自身可能發生的事故制定應急預案,并至少半年組織一次現場演練。盡管做好了所有的防范工作,安全事故仍然有可能發生,這個時候就需要員工根據事先制定的方案應對,這也是企業安全管理極為重要的一環。很多危化品公司會在應急管理時出現的極大的問題。他們沒有在現場準備危險化學品臺賬,也就不能及時提供給消防隊員,而是由其自行施救,由于危化品中存在可能遇水發生反應的物質,所以沒有針對性的施救有可能導致二次事故的發生。只有組織員工定期演練,才能夠使員工臨大事而不亂,將事故控制在一定范圍內。

結語:危化品企業的風險控制工作需要補苴罅漏,猶如逆海行舟,一旦有所疏漏就可能導致企業難以承受的事故發生。

君 瀾 法 語:法律認定的事實,不是真正發生的事實,而是證據顯示的事實。
竞博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