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法律實務 (一)繼承直接導致的股權變動

來源: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 FOCUS律師團隊 陳君律師日期:2019-10-09

在我國當下的法律實務環境中,我們知道上市公司的股權變動有公開的交易市場和登記;非上市股份公司記名股票的轉讓方式可以背書,無記名股票的轉讓方式為交付,但是針對有限公司股權變動模式法律法規尚未有明確規定。今天我們就針對非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做一個探討。

一:定義:

股權變動:股權變動在公司法領域,是指股權歸屬發生轉移的事實狀態。

二、法律實務中導致股權變動的原因:

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和日常實務,我們把股權變動的原因可以總結為以下幾點:

1、廣義的交易行為產生的股權變動——廣義的股權轉讓;

2、廣義的非交易行為產生的股權變動——

(1)     繼承直接導致的股權變動;

(2)     繼承間接導致的股權變動——分家析產;

(3)     離婚導致的股權變動;

(4)     生效法律文書導致的股權變動;


對于廣義的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是相當龐雜的一個課題,日后我們將在本公眾號持續分享相關討論。


但交易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的實務處理有一個優點,就是因為它廣泛存在于我們日常的工作實務中,所以包括《公司法》、《物權法》、《證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都對交易行為也就是股權轉讓相關的法律問題規定的很詳細,大家在工作中大都能找到相關對應的法律法規。

導致股權變動的原因,主要有交易行為和非交易行為兩大類,今天我們主要討論的是非交易行為產生股權變動的法律實務。

四、繼承直接導致的股權變動:

隨著我國市場化進程的發展,我國逐步放寬了公司注冊的登記制度,經濟的發展也使得自然人個人投資的公司數量劇增,因此而形成的自然人個人股東數量的增加;這也導致了因自然人個人股東死亡導致的股權繼承問題頻發

但頻發的法律爭議和并不詳備的法律法規的沖突,使得我們日常處理這類問題和糾紛的時候常常不知所措。

1、法律規定與理解適用:

我國現行《公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 自然人股東死亡后,其合法繼承人可以繼承股東資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

75條對股東資格繼承做了規定,但光看字數我們就能夠看出,短短一句話,根本無法囊括紛繁復雜的股權繼承問題。我們分析第75條可以梳理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這個要結合公司法上下文來看,股權資格繼承只適用于有限責任公司,并不適用于股份有限公司或者上市公司。

大家都知道,有限責任公司有人合性,這就決定在有限責任公司中,股東資格是可以繼承,當然,繼承要符合一定法定條件,我們稍后展開。

對于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的股權轉讓本身并不需要其他股東同意,所以股權自然可以因為繼承而分割,也就不牽扯股權繼承的問題。

而上市公司,它本來就有公開的股權交易市場,其股權的轉讓或者分割都不牽扯有限購買權的問題,自然也無需討論股權繼承。

第二即使是對有限責任公司而言,也不是所有的繼承人都能夠繼承股東資格,根據75條的規定——必須是“合法繼承人”。那么75條所指的合法繼承人主要是指什么呢?在法律事務中,這里的“合法繼承人”并不包括受遺贈人和遺贈扶養人。

當然,股權繼承不得與股權轉讓的強制性法律法規的規定相抵觸。

第三:公司可以通過公司章程自主約定排除股權繼承。這樣規定是為了兼顧公司老股東的利益和繼承人的利益。有限責任公司的基本特點是其資合性兼人合性,公司章程或者股東協議從其本質來說是股東對股權繼承問題的協議,其實也是在預設一種規則,可以認為在最初大家就一致同意了,一旦公司某一自然人股東死亡,則其股權繼承問題已經事先獲得了其他股東的同意(章程或者股東協議),不再需要經過其他方式確認才能擁有股東資格。

專業說來,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就不會成為股權繼承的障礙,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繼承問題完全可以通過股東在公司章程中的相關約定已達成股東協議的方式來實現。

【特別提示:從這里看出,公司章程在股權繼承這個問題上具有重要作用,一個專業的律師應該是能在一開始就預設問題的律師,但要全面考慮,預設各種問題是需要很深的法律功底的,這絕對不是百度一個章程模板就能解決問題的。】


2、爭議點:

雖然從75條中我們能分析出以上三大點,但在我們律師實際工作中,也會遇到很多爭議點,我大致歸結為以下幾點:

(1)     第一:股東資格繼承到底什么時候確定開始?

針對這個問題,主要有兩種意見:其一:死亡時股權轉移說,即自然人個人股東死亡時繼承即開始,受遺贈人或者遺囑繼承人或者法定繼承人即時取得股權,隨后的公司股東名冊變更和工商登記變更都只是履行一定的法定程序。

其二:登記變更說,即自然人股東死亡并不當然能夠取得股權,要在公司內部完成股東名稱變更,外部完成工商登記變更才確定擁有股權。

理論上我個人比較贊成第一種觀點,我國《繼承法》第二條規定,繼承從被繼承人死亡時開始。根據該條規定,繼承股東資格也應當從被繼承人死亡時開始,即繼承人在自然人股東死亡時取得股東資格。

【《公司法》第三十二條 有限責任公司應當置備股東名冊,記載下列事項:

 (一)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及住所;

 (二)股東的出資額;

 (三)出資證明書編號。

記載于股東名冊的股東,可以依股東名冊主張行使股東權利。

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32條可以看出,股東名冊和工商登記應該是具有一種宣示效力,本身并不能創設股東資格,僅僅應該是對抗第三人的效力。


第二種觀點的該觀點的理由在于,根據現行公司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我國股權變動采取登記主義,因此公司內部股東變更后只有經過工商變更登記,繼承人才能成為公司股東。

通常情況下,股東資格可以繼承。繼承人只要證明其為被繼承人的合法繼承人,而被繼承人是公司股東即可。其他股東只有證明公司章程有排除或限制繼承時新股東的加入,繼承人方不能自動取得股東資格。

 

(2)     第二:繼承人在繼承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資格的時候,繼承的是股東身份,還是股東財產,還是股東身份和財產權同時繼承?

第一種觀點:繼承人僅享有自益權,即只能繼承該死亡股東之股權相對應的財產權益,不能繼承其股東身份。


第二種觀點:繼承人同時享有自益權和共益權。繼承人可否取得股東身份,應由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如果其他股東不同意繼承人取得股東身份,則必須購買死亡股東的股權,否則視為同意接納繼承人為股東。

我國現行《公司法》第七十五條規定: 自然人股東死亡后,其合法繼承人可以繼承股東資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

該條文是對股權繼承的規定,繼承人一旦繼承死亡股東的股東資格,則其應該同時繼承股東財產權及股東身份權。

根據現在法院的實際審判實務,更傾向于第二種觀點,即繼承人一旦繼承死亡股東的股東資格,則其同時繼承股東財產權及股東身份權。

我在前面也說過,公司法75條的但書已經給了公司章程很大的自主決定空間,我們理解公司在一開始制定章程和股東協議的時候就是大家已經承認了股東資格的繼承,這種資格不只是財產權,也應該包括身份權,如果大家有異議,在章程和股東協議里就應該做出特殊約定。

(3)     第三:股權繼承中,其他股東有無優先購買權?

如前所述,股東資格原則上是自動繼承,除非公司章程對股東繼承有限制性的約定。

即除過公司章程對股東資格繼承約定其他股東擁有優先購買權之外,原則上其他股東在股東資格繼承時沒有優先購買權。

(4)     第四:股東的繼承人中有無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性為能力人,其能否繼承股東資格?

這個問題曾有不同爭論。但遵循“法無禁止即為自由“的原則,實踐中對于未成年人成為公司股東一般均持支持態度。如北京銀行曾因股東名冊中出現近千名未成年人股東的現象引起轟動。

從法律規范的角度來說,這些主體的股東身份是沒有疑問的,應該享有相應的財產性權益,但其股東權利的行使,只是由其法定代理人或者監護人代為行使。

在公司章程對股權的繼承人資格沒有規定限制性條件的情形下,股權繼承中,無完全行為能力人是以繼承人的身份獲得股東資格的,無需承擔作為發起人的實際出資義務,至于他們參與公司管理、行使表決權等需要股東做出意思表示的事項,可以由他們的監護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委托的人進行。


但如果股東尤其是家族公司中的股東生前曾擔任公司的董事、監事或高管人員,因為法律規定這些人員須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未成年或者其他無、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繼承人等則不能當然繼承這些職位,以確保公司的經營管理活動的有序有效,維護全體股東的利益和維護交易安全。

(5)     特殊身份、外資身份等

在繼承行為導致的股權變動中,還有很多具體問題需要我們關注:比如一些人擁有特殊身份,如公務員。

《公務員法》第五十三條 公務員必須遵守紀律,不得有下列行為:(十四)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

因此,公務員不得繼承股權成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死亡后,其繼承人如果是公務員,其依法可以繼承的是該股東所擁有的股權相對應的財產權益,不能繼承股東資格或者股東地位。

外國人繼承內資公司股權,是否導致公司性質的變更?


根據注冊資本來源地原則,外國人繼承內資公司股權不會改變公司的注冊資本來源地,也當然不會導致公司的性質變更為外商投資公司,因此該公司股東的變更無須外資審批機構的審批。



FOCUS律師團隊寫在后面:在合法繼承人繼承股東資格后,公司有義務到工商登記機關辦理相應的工商變更登記;公司章程限制或排除股權繼承理論來源于有限責任公司具有人合性的法律理論。

這種限制或排除,既有對繼承人主體范圍的限制或排除,也有對股權繼承份額能否分割的限制或排除。但無論如何,其限制或排除的只能及于股權中的人身性權利,不得及于股權中的財產性權利。從限制或排除的時間上看,原則上應當限于自然人股權死亡前訂立的公司章程,而不及于自然人股東死亡后形成的公司章程。

對于限制或排除股權中的財產性權利,以及自然人股東死亡后制定的公司章程制定的限制或排除股權繼承,一般應當認定為無效。

所以律師在日常法律實務中,可以發揮公司法賦予章程的主觀能動性,為企業和客戶做好股權規劃,財富傳承。


君 瀾 法 語:法律認定的事實,不是真正發生的事實,而是證據顯示的事實。
竞博电竞竞猜